您好!欢迎访问米马商标网!

我要求购我要卖标我要推广

新西兰与澳大利亚就Pierre de Coubertin标志作出截然不同的裁决

来源:米马商标转让网    时间:2019-08-28    浏览次数:5632

新西兰知识产权局(IPONZ)驳回了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IOC)对荷兰服装公司Tempting BrandsPierre de Coubertin商标注册提出的异议。该裁决与澳大利亚商标局(ATMO)的决定截然相反。此案再次证明证据在新西兰的重要性。



Tempting Brands想在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等国家为其男装注册Pierre de Coubertin商标。IOC在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对该商标注册提出异议。

在新西兰,IOC未能通过证据证明公众将Pierrede Coubertin视为商标看待。IPONZ发现IOC的证据存在重大缺陷。具体而言,“Pierre de Coubertin是一个与奥林匹克运动会有关的历史人物”这一证据并不能证明该名称已作为商标使用。另外,关于IOC提出的其已在线使用“Pierre de Coubertin”的证据,大部分内容并未提到IOC,没有关于新西兰用户访问相关网页的证据,也没有新西兰人访问或从瑞士洛桑市的奥林匹克博物馆商店购买了商品的证据。

另外,IOC认为新西兰人出于对运动和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兴趣认识到Pierre de Coubertin在奥林匹克历史上的重要性,但IPONZ认为这“仅仅表达了一种观点”,并不能作为证据。IPONZ作出与ATMO截然相反的决定。

有趣的是,IOC并未提交书面意见,也没有出席听证会。

2019325日,ATMO曾下达了一份裁决。

在该裁决结果中,IOC成功证明Pierrede Coubertin在澳大利亚与奥林匹克运动存在关联,Tempting BrandsPierre de Coubertin用于其商品很可能产生欺骗或造成混淆。

IOC提交的证据显示澳大利亚奥林匹克委员会在1992年创建了Pierre de Coubertin年度奖,澳大利亚共有15862人获得此奖。一些文章也明确指出,奖项是以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创始人命名的。有趣的是,ATMO并不关心该证据是否与IOC有关。相比IPONZATMO更倾向通过证据作出进一步推断。

ATMO还认同如下说法:即使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澳大利亚人知道Pierre de Coubertin,因为他久负盛名,奥林匹克运动会曾2次在澳大利亚举行。

ATMO总结称:“毫无疑问,Tempting BrandsPierre de Coubertin作为商标用于其商品会产生欺诈或混淆。”

这次,IOC在听证会前提交了书面意见并出席了听证会。

新西兰与澳大利亚真的存在如此大的区别吗?

如上所述,两个国家的主管机构作出的裁决再次证明,新西兰比澳大利亚更看重证据。在新西兰,主张某商标富有声誉的人必须提供新西兰市场上存在该声誉的直接的证明。这与新西兰高等法院对Beirersdorf AGUnilever Plc一案中的判决相符。该案中,法院判定其不能将海外的情况作为依据,除非有证据表明新西兰市场受到影响。

关于Pierre de Coubertin的商标之战仍在继续,因为Tempting Brands在澳大利亚提交了申诉。

米马商标邀请您阅读{$文章标签}相关内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欢迎点击下方咨询!或拨打4001199363.
在线
  • 工作时间 9:00-23:00 立即咨询

  • QQ
  •  客服QQ 1919093760 立即咨询

  • 微信 400
  • 客服专线 400-1199-363 400客服